没有公告

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联系站长
您现在的位置: 帅氏宗亲网 >> 新闻 >> 帅氏文化 >> 帅氏作品 >> 正文
  我的母亲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我的母亲
——写于2010年5月9日“母亲节”
作者:谷城 帅瑜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2477 更新时间:2010-9-27 18:20:18


      题记:《诗经·邶风·凯风》曰:“有子七人,母氏劳苦。”

    我的母亲,今年八十有四。杜甫曾诗云“人生七十古来稀”,其意是说,从古以来七十岁高龄的人就很稀少了。那么,我的母亲今年已是八十四岁的高龄,那就更是不多见了。
    母亲现在虽然老了,却不糊涂,扫地洗衣,烧火做饭,她坚持要做力所能及的家务活。
    母亲姓章名嗣凤,生于1926年农历八月初四,在离我老家帅家湾五六十里外的五龙山下长大。在她22岁那年即1948年冬被我父亲娶进了屋。父亲小她4岁,结婚时还是个半大小伙子,爱玩,常常跑到他姐姐家所住的县城看戏,一看就是十天半月,直到他姐姐催他了才回家。父亲是爷爷奶奶的独子,被他的父母看得很娇,这就养成了他爱玩的习气,家中大小事从不操心;再加之爷爷腿瘸,奶奶年岁已大,这就使母亲一到帅府就挑起了当家的重担,敬老护小,操持家务,一家人的吃喝拉撒睡都是她在统筹安排。帅家在母亲的统领下,家业一直都很兴旺,这也是致使母亲在与父亲共同度过的55年中一直是大权独揽的领袖地位和家庭格局而使她远近闻名。
    其实,自母亲双脚踏进帅家后,岁月的艰辛,生活的艰难,就如影随形地伴随着她,从未离开过这位坚强的女性。
    母亲来到帅家的第二年,我奶奶去世。1955年正月,我爷爷又去世。父亲自从他的父母相继去世和我们3孩子相继出世后,才“改邪归正”不贪玩了,沉下心来干起了农活,与母亲一起打拼着这个家。母亲总是没日没夜地劳累着,她既要照顾父亲和我们这些孩子的衣食,又要到队里干农活。除开犁田耙地和挑一两百斤重的担子外,其它农活从没拉下过,水田插秧,旱地薅草,上坡挖地,一年四季,风里雨里,从未少过她,以致于女社员们选她当了妇女小队长。
    我们家的孩子长相都像母亲,尤其是我则更像。母亲在间隔两年一个两年一个地生下了我们兄弟姐妹七个孩子,以致于后来我在读《诗经·邶风·凯风》中的“有子七人,母氏劳苦”一句时,自然就想到了母亲生养我们七个孩子的劳苦,顿时就感到这两句古诗咋写的就是我的母亲呢?古人说,孩子出生之时便是“母难之日”,这话我是深信不疑的。为此,我常常在端详“母”字时,联想到书上说的“就象形文字而言,母字的上下两点如乳,下面是双膝下跪”。而我每每看到“母”字时,那个“框”(“母”字不要上下两点)就像是我的母亲劳累过度而弯着的身子,而那两点就像是我母亲流的汗水。
    在我的印象里,母亲常年累月都是天没亮就起床,把早饭做好后才喊我们小娃子起来吃。一吃完饭,母亲就挎着大竹篮,随着父亲去上工。在干活中间歇气时,她又去打猪草。中午收工回家就赶紧做饭,吃罢饭就剁猪草,母亲又用洗锅碗的潲水拌着猪草喂猪。下午又和父亲上工,晚上回来还是一篮子猪草,接着又是做饭、吃饭、剁猪草、喂猪,赶把这些活忙完,已是夜里上十点了。这时,她又要给我们小娃子洗脚洗澡,或拉或抱地弄到床上睡觉。母亲就是这样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地忙碌着。
    那时是大集体,父亲是生产小队长,母亲在队里干活,一年四季都没有个闲日。只到大姐长大后能帮她一把了,母亲才有了个帮手。197010月,大姐被婆家娶走,我因是大队团支部副书记、公社宣传报道员要经常开会,很少能在家里帮助母亲。可我后面还有妹妹、弟弟,母亲依然要照护着他们。后来,我们三个儿子能娶上媳妇和他们的女儿能带着嫁妆体面地出嫁,母亲付出的代价无疑是最大的。
       1974年秋,我作为父母的长子,一个二十岁的儿子,却要离开他们到一二百里外的襄阳上财校,母亲是又喜又愁。喜的是她的儿子这一走就会成为国家职工,不再吃农村粮了(那时能成为一个国家职工比登天还难);愁的是孩子大一个走一个,儿子这一走又有谁能帮自己一把呢?尽管这样,母亲为了我的前途,还是忍着不舍之情,洗净了一套半旧的衣服让我穿着,送我到门前的山路上,望着我从她眼前渐行渐远,直至拐过山嘴……
    随着岁月的流逝,母亲和父亲也渐渐地老了。他们不仅不靠我们养活,而且还要自己种地,自食其力。正当母亲和父亲年老体弱之时,亦是他们应享我们儿女之福之时,父亲却在200310月初四离母亲而去。父亲病逝,母亲痛哭不止。我在悲痛之中安慰着母亲:“妈,爹走了,有我们儿女们来养活您,这一点请您一百个放心。”虽然我有此话,可母亲还是依依不舍地望着与她相伴了55年的丈夫入土。
    父亲去世后,二弟一家照护着母亲,大姐和我也时常回去看望。可是,母亲有时还是会独自地去父亲的坟前坐一会儿,抚摸着坟土,独自地流着眼泪。
    母亲的一生,是辛劳的一生,至今她还坚持在劳动;母亲的一生,是奉献的一生,她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我们当年的那个家和我们七个儿女;母亲的一生,也是含辛茹苦的一生,她自来到我们帅家就没有享过福;母亲的一生,更是奋斗的一生,我们帅家在她的操持下,不管是在哪个年代总是好于别人家而使帅家远近闻名。《诗经·邶风·凯风》中还有两句:“棘心夭夭,母氏劬劳”,其意是小枣树长得粗壮,母亲辛劳鬓发白,这不也写的是我今天的母亲吗?
    今天,母亲真的是很老了,发如雪,腰如弓;手指弯曲,凸着骨节;腿杆已细,就像秋日的苞谷秸。我看着耄耋之年的老母亲,已不再是冉冉而行暮,而是风烛残年了。我时时担着心,不知在何时,一阵风会将这支顽强的生命之烛吹灭……
文章录入:帅雪峰    责任编辑:帅雪峰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最新图片新闻
    最 新 热 门
    最 新 推 荐
    相 关 文 章
    没有相关文章
    微信扫一扫,关注本网公众号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主办:中华帅氏宗亲联谊会 版权所有:www.shuaichina.cn 2007-2015 帅氏宗亲网
    帅氏宗亲网QQ群↓站长QQ:191862996 服务热线:(0)13755203923

    备案许可证: 赣ICP备07006306号 宗亲服务邮箱: shuaichina@163.com
    天下帅氏出一家,欢迎您光临帅氏宗亲网! 技术支持:帅长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