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公告

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联系站长
您现在的位置: 帅氏宗亲网 >> 新闻 >> 帅氏文化 >> 人文荟萃 >> 正文
  [组图]赵辛初与帅启忠的兄弟情结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赵辛初与帅启忠的兄弟情结
作者:帅又龙 文章来源:黄冈日报 点击数:5708 更新时间:2011-10-2 16:14:23

  

帅又龙


    赵辛初,本姓帅,谱名启汰,字启泰,参加革命后化名赵辛初。1915年3月生于黄梅县城关镇南街帅家新屋(旧称“探花府”),1937年参加革命,翌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曾任文化部副部长、中共湖北省委第一书记、省革委会主任、省政协主席、武汉军区政委、粮食部部长、中共第十届中央候补委员、第十一届中央委员。帅启忠,曾用名帅启梅(又名启敉),1914年10月生于黄梅县城关镇东门梅新屋巷口。与赵辛初一样,同属清代探花帅承赢的第六代孙。解放前夕,曾任国民党首都卫戍部队芜湖指挥所政工处少校、经济处少校处员、芜湖军宪警联合稽查处总务组长等职。解放后,经堂弟赵辛初推荐,赴原广济县从事教育工作,直至亡故。由此,两堂兄弟的情谊,并未因两个世纪时间的推移与两大阵线不同而改变——
    帅启忠和赵辛初年龄相仿,性格相似,都争强好胜。两人后来所走的道路虽不同,但自小就建立起来的深情厚谊没有改变。
    和赵辛初一样,帅启忠的家境也非常贫寒。其祖父帅玉阰是锡匠(黄梅人称帅姓为“锡”姓),父亲帅昌荣是银匠,都是挑着担子游走街头巷尾的手艺人。为生活所迫,帅启忠的胞弟帅佛保出生仅一岁,便被送养。不久,双眼生疾致瞎,这让父母痛悔终生。尽管当时家里经常靠挖野菜充饥。但父母还是咬紧牙关让帅启忠和其姐姐勉强读完私塾和高小。
    帅启忠的姐姐帅治亚(又名帅金凤),后得到未婚夫张获伯的资助,到省城女中继续读书。张获伯乃黄浦军校二期学员,中共地下党员。1928年,因叛徒出卖被捕,不久被国民党杀害于江西九江市。帅治亚没被吓倒,毅然坚强地继承遗志。在九江“李万发客栈”,以教私塾为掩护,搞地下工作。这里随即成为当时革命同志南来北往、交换情报的秘密地下交通联络站。
    1930年,帅治亚亦因他人密告,被国民党逮捕。不久,在九江飞机场壮烈牺牲。一同牺牲的还有同时被捕的中共地下党员李可奇。遗憾的是,帅治亚已牺牲整整81年,至今还未被追认为革命烈士。她的牺牲,给其弟帅启忠日后的道路选择投下了巨大的阴影。
    就在帅启忠面临辍学之时,晚清举人、曾任国民政府谷城县县长、后任湖北省通志馆主编辑的帅家叔祖父——帅畏斋,又名帅培寅,捎信说:鉴于帅“探花”后代状况令人担忧,愿尽家门义务和责任,免费承担扶助帅姓有志少年到省城读书。
    1931年1月,经过挑选,帅启忠和他的堂弟帅启泰(即赵辛初)等二十多位帅氏家族品学兼优子弟,赴省会武汉学堂深造。他们的命运由此改变。
    在学校,帅启忠和帅启泰共睡一铺,合盖一被,同桌听课,围一个灶台吃饭。由此,两人关系更加亲密。同时,两人学习又是帅家弟子中最刻苦之人。他们一起在武昌省立实验中学读书,又一同考进武昌中华大学。
    1937年1月,帅家堂兄弟一块从学校毕业,一起走向社会。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两人因所处的环境不同,从此走上了各自不同的人生道路。
    帅启泰很快应聘到湖北省立第四小学任教。在这里,他结识了一位从事地下革命活动的体育教师,受其影响,并追随其人进入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。在返回大别山地区打游击后,遂更名为赵辛初,并延用一生。
    赵辛初曾多次动员堂兄帅启忠一同上山闹革命,由于受姐姐帅治亚惨烈牺牲的影响,加上父母阻挠,帅启忠最终还是婉拒了赵辛初的建议。1937年,经叔祖帅畏斋介绍,帅启忠回黄梅县孔垅二区署任录事。1938年8月,日寇飞机轰炸九江,战事吃紧。帅启忠一腔热血,毅然辞职赴武汉报考军校。他强烈要求上前线抗日打鬼子。碰巧在武昌街头,又遇堂弟赵辛初。赵辛初再次邀请他上大别山开展游击战争,遗憾的是,又一次被堂兄谢绝。理由是:不管在国民党,还是在共产党,同样可以抗日救国。而帅启忠在省城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战时干部训练团受训时,其口号正是:抗日救国。
    令帅启忠做梦也没想到的是,毕业后,他非但未去抗日前线,竟然被安排到大别山一线打起“游击”来了。1940年1月,他被分配到国民党鄂东游击总部广济工作组,在游击十七纵队三支队政治室当宣传干事。其主要工作任务是进行流动宣传、办黑板墙报。
    国共两党同时在鄂东地区成立相同名字的游击队,并相互打起游击战。确为历史罕见。更没想到,从小一块长大、一起读书的堂兄堂弟,居然会在同一个地方,两个不同的阵营,兵戎相见。
    但在这阶段,帅启忠凭着中国人应有的良心和良知,做了很多有益于共产党,并让堂弟赵辛初深受感动的事。这也是为解放后多次获得赵辛初的热心帮助,也多次被赵辛初的帮助所感动埋下的伏笔。
    1940年7月,正在国民党广济县党部打理事务的帅启忠,无意听说刚刚捉住了两个共产党人,其中一个还是赵辛初的部下。伪县长王丹侯计划用此人钓出共产党头目赵辛初。出于血缘关系和兄弟情义,帅启忠感到有责任要保护好赵辛初及其同志。危急时刻,他想方设法将方仲文、居文修两位地下共产党人毫发无损地给解救出来了。自进入国民党鄂东游击十七纵队以来,帅启忠就经常把国民党军队一些重大军事机密,利用到茶铺探问方式,秘密透露给堂弟赵辛初的游击队,使赵辛初和他的战友们多次化险为夷取得胜利。
    对于帅启忠的种种异常举动,伪县长王丹侯怀疑颇深。有一次,他单刀直入地对帅启忠说:“你认识赵主任?(赵辛初时任共产党鄂东游击队主任)”帅启忠先是一惊,但很快冷静下来。他估计王丹侯不知道他和赵辛初是堂兄弟关系,至少没抓到十足的把柄。便一口咬定:“他姓赵,我姓帅,素不相识。”王丹侯没辙,便派人暗中监视帅启忠的一举一动。直到有一天,帅启忠又做出了一件惊天大事,使得他再也不能在国民党军队呆下去了。
    1942年1月的一天,即腊月二十九这天,帅启忠又给赵辛初秘密地提供了一个特别重要的情报,从而导致国民党伪保三团在梅川被赵辛初的鄂东游击队全歼。
    帅启忠离开鄂东后,通过叔父介绍,先后到江苏常州伪警察六总队新闻室和国民党首都(南京)卫戌部队芜湖指挥所担任政工处、经济处少校处长、军宪警联合稽查处总务组长,直到1949年全国解放。
    1949年2月,帅启忠携妻宛仪贞从安徽芜湖回黄梅老家。宛仪贞也是黄梅人,其兄宛希俨(又名宛畏如),是革命烈士,参加过南昌起义,曾任中共江西省委常委兼宣传部长、中共赣南特委书记,1928年被捕,后被国民党杀害于赣州卫府里。
    本来,帅启忠完全有条件去台湾,但他看透了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,思量再三,他想到了堂弟赵辛初。此时,赵辛初已是中共湖北省黄冈地委书记。他决定回黄梅城关老家。    

  1950年1月的一天,帅启忠徒步到黄州,想见堂弟赵辛初。
    听说堂兄来了,身为黄冈地委书记的赵辛初大步迎了上来。寒暄之后,赵辛初坦诚地说:“感谢你为我们共产党做了这么多好事,我们不会忘记。”并爽快地问:“现在全国解放了,你想重新找份工作?”帅启忠点了点头。
    赵辛初建议:“你到广济县去吧,我在那里人民群众中有深厚的感情基础,他们会善待你的。”帅启忠激动地说:“好,我听你的!”
    在县政府大院,帅启忠受到了时任广济县政委(后称县委书记)孙石、县长居文焕的热情接待。两位领导对帅启忠说:“国家百废待兴,县直机关急需人才,你任选一个岗位吧。”帅启忠考虑再三说:“我下半生就想当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师。”随即,他被安排到武穴中学任教。
    可在1955年7月间,政治风云骤起。帅启忠被带到黄冈地区进行“深刻反省”。一去将近一年,宛仪贞在没得到丈夫任何消息,也没有生活来源的困境下,雇了一辆木制独轮车,左筐装着两个幼儿,右筐装着全部家当,推行110多里路,赶回黄梅老家欲寻求救助。岂知,刚抵家,便遭到帅启忠的后母举报。于是,白天,宛仪贞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沿街乞讨,晚上,则到街道居委会接受批斗。
    帅启忠的生母病逝后,父亲续娶。可后母来家不久,帅启忠的父亲便病故。由于种种原因,后母心态比较扭曲。特别是帅启忠参加工作后,她更心生怨恨:当民政部门前来调查关于帅治亚为革命牺牲情况时,她竟说帅治亚是殉情所为。以致造成帅治亚被追授烈士一事长期搁浅。
    1956年5月,上级给帅启忠作出的最后结论是:“该同志解放后一贯表现好,继续留用。”于是,帅启忠到广济师范工作。随之,妻儿也回到身边。但由于残酷的生活煎熬和批斗,妻子宛仪贞的身体被彻底拖垮。1956年秋,宛仪贞病逝,年仅38岁。
    1957年初秋的一天,帅启忠收到湖北省委寄来的信:“启忠哥,我已调湖北省委工作。有机会请来武汉一叙。弟启泰。”原来,赵辛初已升任湖北省委书记处书记。
    帅启忠应邀赴汉。在省委大院,门岗哨兵问他:“你找谁?”“找我弟弟赵辛初。”哨兵微笑道:“请稍候,我打个电话!”不一会,一辆小轿车从省委大院内驶到门岗停下,从车内走出一位熟悉的身影。帅启忠未曾开口,赵辛初就喊:“启忠哥来了哇,好,请上车,咱哥儿俩边走边聊。”兄弟俩难得一聚,他们回忆亲情,畅叙友谊。这让帅启忠挂齿不忘。
    1966年,“文革”爆发,一心埋头教书的帅启忠又被作为典型的“白专道路”代表和“历史反革命分子”给揪了出来。所不同的是,这回被揪出来的还有一大批“死不改悔的走资派”。
    1972年6月,几乎由不得本人申辩,帅启忠被某区革委会以现行表现不好为由,欲将其解职回家。帅启忠不服,经常跑到区、县革委会“纠缠”,10月,某区革委会再次硬性要解除他的公职。
    1973年5月18日凌晨3点,58岁的帅启忠从广济县大法寺学校出发,一天走140多里路,赶到黄梅县独山区麻岭公社金星大队,他想将情况告诉家人。因为妻儿都被“自愿”下放到此。
    徒步17个多小时,亲人重逢。此时的帅妻(续娶之妻)于1969年带着三个孩子从广济县返回娘家插队落户。由于妻弟是大队贫协主席,这多少为其抵挡了一点风雨。
    听说帅启忠此次回家的目的后,全家人仿佛天塌下来了。二儿子说:“大哥考兵,后天就要启程;小弟要求学,我还指望招工进厂哩,这下您被解职,我们该怎么办?”这一夜,全家彻夜难眠。
    次日清晨,帅启忠带着满脚血泡和悲伤,又日夜兼程赶回广济。他借助柴油灯,给周恩来总理写了一封长信,诉说自己的不幸。信写好后,又悄悄托一个很受信任的学生绕到邻县蕲州镇邮寄。
    当年6月16日中午时分,帅启忠正在学校猪圈里喂猪,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叫他:“帅启忠同志!”他扭头一看,两个干部模样的人在区文教干事的带领下,笑容满面地朝他大步走来。还没等他醒过神来,他那一双沾满猪食的手就被来人紧紧握住。
原来,帅启忠寄出的信到了国务院后,国务院作为本年度第299号信函又转到了湖北省委。恰好此信又被6月份刚刚上任的湖北省委书记赵辛初亲自收到。赵辛初亲笔批注:“帅启忠同志的问题属于人民内部矛盾问题,请予以妥善解决。”并委托时任武汉市委书记(省委副书记)王克文代为办理。省、地领导的批文立刻引起了广济县领导的高度重视,赶紧下乡找人。
    县组织部领导说:“要马上恢复帅启忠同志的工作,补发所有的工资和口粮,一定要妥善安排。”随即问帅启忠与赵辛初有什么关系。“我姓帅,他姓赵,我们没什么关系。”此时,帅启忠觉得,“文革”尚未结束,这既是对赵辛初的一种保护,又是自己人生一种应有的淡泊态度。
    很快,帅启忠又回到广济师范任教。
    1975年,帅启忠退休。退休后居住在黄梅县城老家。1983年70岁生日这天,他赋诗一首:“七十年前此日生,而今已是白头人,愧无建树于家国,却将希望寄儿孙。”
    1990年初夏,离休后的赵辛初回到老家黄梅县。他一到黄梅,就打电话约堂兄帅启忠见面。跨越几十年的兄弟情谊,又历经新旧两个社会的坎坷,相见时,老哥俩感慨万千。赵辛初握紧堂兄帅启忠的手,关切地问:“哥哥现在过得还好吧?生活上有什么困难?”帅启忠激动地说:“谢谢兄弟几十年如一日对我的关心,我及我的家人一直念念不忘。我衷心祝愿你和弟媳季洁(原湖北省妇联主任)健康长寿,常回来走走。”赵辛初听后高兴地说:“好哇,咱们兄弟都要多加保重,但愿后会有期。”赵辛初即赋《返梅述怀》:“几代征程留壮迹,清江夜雨话沧桑,西风任尔掀狂浪,火炬高擎永向阳。”
    万没料到,这次会面,竟成他们兄弟诀别。1991年11月25日,赵辛初因病在武汉逝世,享年76岁。8年后,即1999年12月21日,帅启忠在武穴“步其后尘”与赵辛初结伴远行。帅启忠逝世时,享年85岁。
    沧海桑田,他们两人的深厚情谊,将永远铭刻在帅家子孙后代的心中。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最新图片新闻
    最 新 热 门
    最 新 推 荐
    相 关 文 章
    没有相关文章
    微信扫一扫,关注本网公众号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主办:中华帅氏宗亲联谊会 版权所有:www.shuaichina.cn 2007-2015 帅氏宗亲网
    帅氏宗亲网QQ群↓站长QQ:191862996 服务热线:(0)13755203923

    备案许可证: 赣ICP备07006306号 宗亲服务邮箱: shuaichina@163.com
    天下帅氏出一家,欢迎您光临帅氏宗亲网! 技术支持:帅长法